評論
  從事高端裝備製造業的機器人團隊帶頭人秦磊,這位身著牛仔褲、帶著廠牌就趕往人才科技交流活動的博士後,在禪城落地扎根、並結出事業碩果的案例,成為禪城創新創業土壤的最好例證。在12月5日的“政校行園企”人才科技交流大會上,他用5分鐘時間真誠地幫團隊中的“工科男”們廣撒徵友“英雄帖”,引來觀眾們善意的笑聲。
  在他看來,公司60多人的團隊中,對於大多數單身員工來說,遠在禪西的火炬園或者是獅山,難以享受到佛山這座城市的情感慰藉,這是一個非常現實、非常迫切的問題,甚至是影響到有志於高端裝備製造業的“工科男”能否繼續留在佛山的一個重要因素。此次既然是政府、高校、行業協會(商會)、產業園區、企業等多方力量介入到禪城招才引智工作中,人才的情感慰藉與歸屬感,就應該是人才服務的題中之義。
  包括人才情感歸屬為代表的一系列人才需求問題,正是在“產城人”融合這個大背景下,禪城這一輪人才工作的一個新命題、新方向。產業、城市與人這三個要素在同一個空間里融合發展,互為補充,這座城市有著較為完善的製造業生態鏈,機器人等新興產業才會在這座城市持續勃興,儘管中間傳統製造業歷經艱難的轉型升級,但以新技術為引領的產業轉型始終倔強生長。有了良好完備的產業基礎,才會有以秦磊博士為代表的“孔雀東南飛”。
  正如秦磊博士來到禪城、扎根禪城的一個重要因素——在他看來,佛山擁有機器人發展最肥沃的土壤,那就是雄厚的製造業產業基礎,佛山對機器人有著巨大的市場需求,產業集聚優勢明顯,市場推廣更容易,新技術出來後,剩下的工作就交給市場主動完成,從而形成了一個公平透明的市場環境,這些因素構成了秦博士在禪實現“機器人”夢的肥沃土壤。
  不僅是創業者本身,作為裝備製造業的龍頭企業奧地利安德里茨(中國)有限公司,面對內地城市的政策優惠和“廉價”土地的“誘惑”,最終選擇了這個有著完備“supply chain”的南國一隅。也正因此,不論在東南亞、還是歐洲各國的歐洲工業園推介會上,安德里茨高管總是優先推介佛山的優勢——“佛山有著其他地區難以比擬的完備產業鏈。”
  產業、城市與人融合發展,人才與城市的關係問題從未如此緊迫。按照佛山市委黨校教授蒙蔭莉的說法,人才南下後,同樣在這座城市裡觸摸著一條無形的“事業生態鏈”,這條生態鏈不僅關乎產業與企業創新生態,更關乎人才本身在多個層次上的人生需求。
  這就意味著,城市和城市裡生長出的產業,為人才提供一個發揮他們聰明才智的平臺以後,完整的“事業生態鏈”才是決定能否留住人才,產城人融合發展的關鍵。
  一個事實是,在經歷了“村村點火、戶戶冒煙”民營經濟自由生長的階段之後,佛山產業經濟開始了園區式發展的輝煌十年,新產業的聚集帶來了人才的聚集,人才在佛山的“事業生態鏈”各環節環環相扣,但產業園區遠離城市核心區,產業園區應有的為人服務的生活配套不足,人才在這個城市的“事業生態鏈”中極易出現某種斷層。
  回到秦博士的“徵友帖”,圈子太窄、年輕人交不到女朋友,這個現實需求的背後,是佛山產業社區內文化粘合度亟需提高的問題,圈層文化能否隨著人才結構的更新而更新的深層次問題。人才能夠招得進來、融得進去、活得幸福,這才是產業、城市和人相互融合發展的良性循環。可以說,更密切的社區互動,對於城市人文環境的歸屬感和認同感,是單靠此前傳統的人才工作模式難以解決的。
  從這個角度講,禪城以“政校行園企”的融合高度,打破傳統人才服務模式,重新策劃人才服務工作思路,轉變由政府部門一家單打獨鬥的人才服務主體角色,把包括行業協會商會、產業園區、企業、民營職介機構等在內的多方社會力量整合進來,逐步完善、扎實禪城的人才“事業生態鏈”。一如荊楚大地人才爭奪競技場上,從企業零零散散到“組團”招才引智,“佛山團”終於亮出招牌,千里之外的莘莘學子記住了它的獵獵旗幟,而佛山禪城在“產城人”融合思路下,貫徹“以產業聚集人才,以服務留住人才”的人才服務工作,也將走出一條不同於其他地區的新路子。閻鋒  (原標題:禪城構築人才“事業生態鏈”)
創作者介紹

紐西蘭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si73siskl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